第194章 易中海给傻柱洗脑,聋老太行动了

卡了根鱼刺,腿脚也没有毛病。

贾张氏完全可以自己去医院,可她非要拉着傻柱,这其中怕是有猫腻。

众人猜测二人难道真有一腿?

“贾张氏,你为啥不自己去,叫秦淮茹也行啊!”

“就是啊,贾家又不是没有人,你没钱,傻柱给钱就行了,何为一定要亲自送医院?”

“哎,都说了他们搞破鞋,不然干嘛要这样!”

众人的怀疑和议论,傻柱听得心惊肉跳,流言可以杀人。

跟贾张氏搞破鞋,那还得了。

游街示众,吃花生米,可不是说笑。

傻柱实在接受不了,谣言对象是贾张氏,他一个精神小伙,名声要被贾张氏毁了。

然而贾张氏比他更急,慌张地说道:“关你们啥事,老娘看傻柱人好,才请他帮忙。”

晃了晃手中醋瓶,她表情自信了几分,“傻柱把醋藏在卧室,我进里面找醋喝,看到了没,这就是!”

“没错,秦淮茹上班带孩子多辛苦,我答应下班送张阿姨去医院,这有什么,管好自家事情就行。”

傻柱愤怒地说道。

但不管两人如何解释,众人始终不信。

李寒衣笑了笑,没证据的事情,说再多也是徒劳,举报下傻柱和贾张氏搞破鞋,给他们制造点麻烦倒是可以。

“秋叶,咱们出去外面散步。”

“好的呢~”www.gegua.top 忘忧小说网

邻居们就是取笑下贾张氏和傻柱,他们心里门清,贾张氏应该没撒谎。

李寒衣都走了,他们呆着没用,众人散去回家八卦贾张氏卡脖子。

当然,也有人拿傻柱开玩笑,但大部分人不信。

隔天一早,傻柱没有和秦淮茹一块去轧钢厂,而是跟易中海一道。

聋老太找厂长诉苦,是他们一手策划,到目前为止,大院的人还不知道,傻柱只跟秦淮茹说过。

如果他得知道秦淮茹出卖了自己,肯定会气得心肝疼。

心心念念的秦姐,转手就把消息告诉了李寒衣。

落花有意,流水无情。

经过昨天的事情,傻柱对李寒衣更加恨之入骨。

小鱼刺那么多,还给小孩和老人,李寒衣肯定故意的。

昨晚闹了那么大乌龙,差点就解释不清楚。

能不能将李寒衣赶出大院,就看老太太了。

傻柱看了看四周,见上班的工人离得很远,于是问易中海道:“易叔,这事靠谱吗?”

“柱子放心,老太太你还不清楚,李寒衣这次肯定得滚出大院。”

见易中海如此笃定,傻柱高兴的笑了,感觉今天的阳光,晒着特别舒服。

许大茂骑着车,从两人身旁路过,嘲笑道:“傻柱,笑得这么开心,铁树开花了啊,怎么样,贾张氏还可以吧?”

“你给老子闭嘴!”

傻柱那叫一个气,本来就是一场闹剧,许大茂挂在嘴边,要是被工人听到,那还得了。

“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!”

说着,他冲了上去,想把许大茂连人带车推翻,但没追上。

傻柱更加愤怒,捡起路边石头,不管三七二十一,朝许大茂砸去,可惜没有命中。

“你给等着,看我不弄死你!”

易中海摇头叹息道:“柱子,许大茂就是个傻子,你何必跟他斗气,要好好改你的脾气,不然哪个女的能跟你过。”

傻柱皱了皱眉头,

“易叔,你啥时候跟张阿姨摊牌?”

傻柱只觉得心中刺痛,但人生大事,他不得不面对。

到现在,易中海都没和贾张氏提那件事,他可是期待了很久。

娶不了年轻小姑娘,秦淮茹那还不是手到擒来。

贾家人多,靠一个人的工资,等孩子再大点,那就真的不够吃了。

傻柱相信,秦淮茹需要他,但易中海一直没说这事。

易中海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婚姻大事更急不得,等把李寒衣赶走,我重新当上一大爷,咱们再慢慢来。”

现在易中海,走的是钓鱼路线。

李寒衣用乡下带回来的饵料,实现吃鱼自由,这事对他启发很大。

饵料好,鱼才容易上钩。

秦淮茹就是傻柱最好的饵料,一直吊着就行,绝不能轻易满足。

在易中海心中,已经有了长远的计划,撮合傻柱跟秦淮茹,让傻柱和棒梗给自己养老。

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,贾东旭的死,就是最好的例证明,不然若是哪天傻柱丢了小命,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。

远的不说,就昨晚李寒衣差点又扣傻柱帽子。

搞破鞋一个不慎,就要吃花生米。

过几年退休了,让棒梗顶岗,给他养老,多好的事啊。

见傻柱不高兴,易中海不以为意,笑了笑说道:“傻柱,万事都有意外,别看秦淮茹离不开你的接济,但喜欢她的人很多,这点不用叔说,你应该清楚。”

傻柱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,显然认同了易中海。

就秦淮茹那身段,屁股大好生养。

比一般的女工人都漂亮,馋秦淮茹身子的人不止傻柱一个。

许大茂,李坏德,还有数不清的车间工人。

易中海心中得意,人一旦有了欲望,就好控制多了。

比如现在的傻柱,工资低,出了点事,就得找他借钱,在秦淮茹的问题上,还不是听自己的意见。

既然要拿捏傻柱,那就要一步到位。

易中海停下脚步,表情严肃地说道:“防空洞那次,咱们以为十拿九稳,结果秦淮茹说要听她婆婆的。

所以啊,不能着急,你要让贾张氏看到价值,离不开你,那样她就会同意婚事!”

傻柱脸上的颓废一扫而空,眼中重新焕发神采,“易叔,谢谢你,我明白了,等下班张阿姨如果还没好,我就送去医院,替她出医药费。”

“对,没错,就这样......”

南锣鼓巷,九十五号大院。

聋老太容光焕发,拄着拐杖从屋里出来,她要去轧钢厂,干一件大事。

二大妈在洗褥子,见聋老太过来,好奇地问道:“哟,老太太,今天咋早就出来,挺精神的呀!”

“是吗?老婆子都没发现。”

聋老太说着就往外面走,行色匆匆,平时肯定会聊上几句,但今天不对劲。

二大妈想了想说了一句,“要去解手吗?我带你去,小心别摔了。”

“不用,老婆子要去轧钢厂,易中海老婆会跟我去,你洗你的。”

“啊,厂里做什么?”

“把小王八蛋赶走.....”

“小王八蛋?你是想找杨厂长,把李寒衣赶出咱们院?”

二大妈惊呼一声,有邻居听到了,很快聋老太要把李家驱逐的消息传遍大院。

推荐阅读:

没时间了快上车 我真的很厉害 影后重生,陆少盛宠小甜妻 开着外挂闯三国 我的崩坏世界 轻狂帝凰:邪皇别挡道 九鼎修仙记 隐婚娇妻:神秘总裁,轻轻撩! 我夺舍了隋炀帝 重生之独步江湖 窃道长生 我的徒弟是神明 天外黑科技 青欢 至尊法神 我的神魔剑胎 断崖 末世尸帝 漂泊的未来 香港大亨 猫系老公:谈情,请先破案 就算是修仙界炮灰也要勇敢摆烂南宫千翎君漠渊 重生九零:鬼瞳女神,超凶哒 我在鬼片世界 恋爱病毒 豪门龙婿 侯府小崽崽,认亲后萌翻全城 陈青锋许璧君楚天行 从根源开始的型月之旅 梦幻小庄园 某漫世界的冒牌医生 天降媳妇姐姐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