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二章:莫负看相,陈平落难

许莫负逃出温县之后,向东南而去,一路上,她看到了很多张良的海捕文书,知道张良一定出了事情。

也知道父亲将他关起来的原因。她虽不知道张良现在何处,就想回到新郑碰碰运气。

可这温县距新郑百余里,路途十分遥远。没有了祿伯的御剑飞行,以她的脚程,快则三五日,慢则七八日。

她出生没多久,便跟随黄石公修行,哪里知道这世俗之事,逃出来时,并未携带银两,也无换洗的衣裳。

从密道出来时,衣衫早已残破,再加上风餐露宿,食不果腹,活脱脱像是一个小乞丐。

若是她出现在张良面前,张良未必能认出来,这个小乞丐,便是自己的小师妹。

许莫负一路跌跌撞撞,忍饥挨饿的走了一天,方才来到野王邑,看着街边的美食,不由自主的流下口水,可是兜里没钱,大街上的人熙熙攘攘,谁会在意一个乞丐,若是这样走到新郑,不饿死,也会饿个半死。

此地夏朝时为覃怀首邑,商时属京畿重地,周称野王邑,春秋为周地、郑地,后又为晋地。战国时为魏地,后属韩国,再后为卫国。秦国一统之后归属河内郡

许莫负就这样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,此时的她,心中已经有些后悔了,后悔不应该如此轻率地跑出来。www.cejue.top 念书屋小说网

看着怀中的心器秘旨,心中突然有了主意,他一直细心研究,对识人相面之术,已小有所成。

“识人相面,卜吉问凶。”

“识人相面,卜吉问凶。”

野王的街头,一个小乞丐在大声地吆喝着,可大街上人来人往,却没有人为她驻足。

费力吆喝了半天,却没有任何作用,许莫负苦恼地蹲在地上,眼泪不自觉的从眼角滑落。

正当他彷徨踌躇之时,不知道是谁将三个铜板扔在他的面前,说道:“算命的,三个铜板够不够。”

许莫负激动地跳起来,说道:“够了够了。”三个铜板虽然不算多,但也足够他吃顿饱饭的。

许莫负看着对方,只见其面色饥黄,瘦骨嶙峋,境遇显然比自己好不了多少。他相貌庄严,温文尔雅,却是一副贵人之相。

“算算我日后,是否会功成名就。”

“阁下贵人之相,绝不是泛泛之辈,日后定然功成名就。”

那人从嘴角艰难地挤出一丝微笑,并未说话,就转身离开了,他的目光开始变得坚毅,腰杆挺直,信心十足。

或许这是他绝望时的一缕曙光,鼓励他,鞭策他,让他砥砺前行。许莫负不知道的是,只是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话,造就了一位乱世枭雄。

可对许莫负来说,最重要的是晚饭有了着落,若是真能一路算命一路走,也算是能够看看这天下的民情。

老师送给他的书上写道:“相人者,具慧眼。群雄起,天下乱。慎相之,助君贤。”他也想看看,自己是不是独具慧眼,能识得这天下的英豪。

当时的术士,专研的都是天星风水,进则可为宫廷国师,退则可为风水大家。对识人相面之事嗤之以鼻。

许莫负得到黄石公的真传,也算是街头相面的第一人。黄石公也算是名动天下之人,若是知道许莫负用他教的本事在街头算命,不知会做何想。

当时天下大争之时,有志者眼高于顶不屑算命,平庸者朝不保夕不信命运。

可现在是太平盛世,天下格局已定,有识之士晋升无望,只能暗自蹉跎,如见之天下,纵然真有商鞅、张仪、李斯这样的大才,也不可能一步登天。

正所谓乱世造英雄,太平盛世,只能让英雄暗自消沉。

“识人相面,卜吉问凶。”

当时天下虽无战事,但帝国大征徭役,以致于民间人丁不足,土地荒芜,百姓无所适从,见到算命者,都想卜问一下前程。

一时间不少人都围着许莫负,有的卜问前程,有的不问因缘,有的为自己,有的为家人。许莫负看人极准,从骨体,到面容,再到气色、神态,将众人的过往以及将来,说的清清楚楚。

他忙活了半天,人见了不少,面也相了不少,钱当然也赚了不少,但却都是平平之相,比起那个怪人差之千里。

从此识人相面之术开始流行,许莫负从街头市井算到帝国朝廷,从市井小民到大臣权贵,开相士之先河。

许莫负不知道的是,在不远处,正有一个人死死地盯着她,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。许莫负专研相人之术多日,一眼便能知道这人是正是邪。

她也注意到远处有一个人影在闪动,可却不知对方的来意,也不知是敌是友。

傍晚时分,忙活了一天的许莫负终于可以稍事休息。那个人影也开始慢慢地向他靠近。

只见对方是个少年模样,他怯生生的来到许莫负面前,看他面黄肌瘦,显然是饿了很久,许莫负见他丰神俊朗,气宇不凡,观他日后成就,贵不可言,或可封侯拜相。

可细看之下,却发现此人不似正人君子,虽功业可成却德行有亏。

“你是何人?”

“姓甚名谁。”

见那人不说话,许莫负以为他是个哑巴,惋惜的摇了摇头,心中暗道:“此人气宇不凡,却是个哑巴,可惜啊。”

随后他抓起一把铜钱塞在他手里,说道:“饿了吧。”

许莫负只看见了他不发一言且面无表情,可他却看不见,此人身后藏着利刃。

此人饿了好几日,踌躇良久,才壮着胆子朝着许莫负走去。许莫负初入江湖,哪里知道财不露白的道理。

许莫负不知道的是,正是他的善心,挽救眼前这个年轻人,也挽救了自己的生命。

此时她身旁并无护卫之人,那少年真要动手,他危在旦夕。秦法严苛,那少年杀人之后,也将会受到惩罚,如此一个少年英才,也将不复存在。

许莫负将钱塞给那个少年之后,转身就离开了。少年见他走远,似乎想到了什么,冲着她的背影大声喊到:“还未请教姑娘芳名。”

许莫负闻言,也冲着他大喊道:“还以为你是个小哑巴呢,本姑娘名叫许莫负,你是何人?”

“陈平。”

两个少男少女的初次见面,就这样一闪而过了。或许是未听清,许莫负并不记得陈平这个名字,他只是记得野王街头,那个面黄肌瘦的小哑巴。

许莫负选一家上好的客栈住下,还为自己置办了几件衣服,为行事方便,特意量身定做了一套男子的装扮,手中折扇一展,好一个翩翩公子。

许莫负虽一人行走江湖,却未遇到险恶。这要得益于秦国严苛的法律,国中虽称不上路不拾遗夜不闭户,但也还算太平。

如此一夜无话。

次日,许莫负继续出发,一路上识人看相,忙的不亦乐乎。他未来“天下第一女相士”的称号,也就从此刻开始。

可这识人看相虽然新颖,对许莫负来说,却有些枯燥。满眼望去,都是平庸之人。阅人无数的好处,是能让她能清晰的分辨出世间的善恶,人心的好坏。

在家中一直等候处置的许望,并未等来朝廷的旨意,也没有暗影的人上门问罪。他就这样提心吊胆的过着每一天。

夫人自从回娘家后,也一日不能安枕,夫人家姓李,娘家虽不是官宦人家,却是大商富户,在当地虽称不上大族,也算是有些根基。

李老爷子听闻此事,急忙派人前往咸阳打探,可这朝中之人却人人口称不知此事。李老爷子虽然是商人,但也常往咸阳走动。这样的事情,显然极其反常。

可他不知道的是,始皇帝只下令大索三日,其余人等,只要不是当时在场之人,一概不究。

因为有武当的关系,冲虚道长更是以武当的百年声誉,自己的身家性命,力保这位师弟,所以除了张良和张雄之外,诸葛景行也被排除在了追杀名单之外。

更因为有了裴之信的关系,张良这一路走来倒是十分平静,暗影并未再派人追杀,也没有人前来捉拿。虽然是天下通缉的要犯,却被整个帝国视而不见。

对于此事,始皇帝有自己的考量,这么多年,对于刺杀,他早已经司空见惯了。若是每次刺杀都大索天下,会闹得人心惶惶。所以决定适可而止。

百越大军出发之后,始皇帝追上巡视车队,继续东行。听闻博浪沙之事后,丞相李斯也快马赶到,随同始皇帝一路东行。

其实若不是始皇帝故意引蛇出洞,再加上有三位一品高手在场,张良根本没有机会接近始皇帝车驾。

但至此之后,始皇帝的车驾更加的难以接近,不止有大秦铁甲骑兵,步兵锐士,还有无数的暗影高手,两位剑仙护卫左右。

如此阵容,就算是枪仙、剑圣亲至,只怕也会费一番功夫。而且未必能全身而退。

因为人间所谓的仙、圣,毕竟都是凡人之躯,终究有极限。

推荐阅读:

斩神 相遇韩娱之后 残情毒爱 破刀屠神 不良都市天尊 九歌仙猿传 青楼废后 玄傲轮回 我的帆我的船 权宠天下:神医小毒妃 极品暴君,开局推倒惑国妖后 姑娘她戏多嘴甜 神兵开天 傲啸沧海 当皇后是个技术活 修真全界 重生之农女帝师 重生小妻:总裁欺上身 拼爹日常:佛系少女在古代 乱世帝女 魏小宝的强盗生活 我家萌妃又掉线 特勤A组 阎王的非日常生活 异世技能树 旧日音乐家 网游之梦幻传奇世界 剑神轮回 死神的约定 我能增加熟练度 梦起武侠世界 我成了偏执权臣的白月光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