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如此犒赏

她忽然注意到打靶的男伢,太欠水平,打出的子弹没有一颗击中牌板上挂着的任何一个汽球,他输了,掏腰包付费很爽,那派头像个阔少爷。父亲竟然认识他,叫他银子,银子回过头说,游老板,你女儿来了没有?

在上头。父亲示意他看那平台。他的目光与游芸的目光相碰,不过一秒钟,游芸就素面朝天,不看他,一副高傲的样子。

她瞧不起他的枪法也瞧不起他的人,虽然他长得比那几个有个性,穿着也阔绰,甚至有几分英俊,但她就是对他没有好印象,乃至没有感觉。现在她心里只装着裴清,她想走又不想走,期待裴清出现,裴清终究没有出现。患得患失的游芸暗地告诫自己:哪怕裴清的到来只有万分之一的希望,她都要坚持在这里等候,最少要等候一个上午。

这会儿,父亲和这伙男伢正在议论着什么,他们还时而与银子轮换着打靶,一个个都比银子行,最差的也打中了牌板上作为目标的一两颗汽球,对于这些游芸都漠不关心,现在只关心裴清会不会出现。裴清一直没有出现,到了中午12时,游芸懊丧地走下那个凸起的平台,望着游眺情绪低落地说,爸,我们走吧!

别走,陪这伙青年一起吃饭,中午爸爸在太阳岛酒楼请客。www.wahen.top 闲情小说网

爸,妈妈看医生去了,你怎么就不想到照顾她?游芸咄咄逼人地说。

你妈妈不会有事,接他们吃顿饭,你妈妈会理解,不会怪我。游眺神态悠然地讲。

游芸只好随父亲和那伙男伢一起到城区太阳岛酒楼会餐。会餐之前,父亲让每人点一个自己爱吃的菜,轮到游芸,她弃权,说什么菜都行。

父亲很认真,拍着银子的肩膀说,给游芸点一个菜。银子抬起头为难地说,我替她点,不知她高兴不高兴。父亲说,她会高兴。

游芸做一个怪脸,叫一声爸,然后说,你不要越俎代庖地勉强人家。

银子机智地圆场,游老板,还是顺其自然吧!父亲趁机介绍银子不错的家庭背景,说他父亲是一位局长八面威风,当然胜过众多贫民家的孩子,和银子接触才算有档次,和裴山坳的乡巴佬接触算什么?

爸,不要说这些,我心里有数。由于没见到裴清,游芸心绪不宁地板着脸孔。

菜肴边上,大家边吃,酒过三巡,酡红着脸的男伢说破了嘴,说这次是因为他们打跑了一个站在那里等候游芸的乡巴佬,游眺才请客的,这样的犒赏值得!

听到这话,正在用餐的游芸突然放下筷箸,站起来,很生气地对游眺说,爸,我不吃了,我要走。

餐厅里顿时鸦雀无声,满桌的男伢都盯着游芸看,看她走出餐厅和游眺的反映。游眺不满地瞅一眼那个说破了嘴的男伢,但也无可奈何。他朝显得很平静的银子说,你去把游芸劝回来吧?

银子脸有难色,说游老板,我和她不熟悉,她不一定听我劝,还是你自己去劝。

游眺很器重银子,也想把银子介绍给女儿,让他去劝,是留给他和女儿接触的机会,但对银子来说,这样的机会把握还不如放弃。

游眺想了一下,认为银子不去劝也有道理,便向在座的一伙男伢有礼节地敬一巡酒,然后对银子说,请你陪大家吃好喝好,记我的账。游芸脾气倔,我也不一定劝得好,但我必须去劝。你们帮我的忙,把那个乡巴佬赶走是对的,我犒劳你们是应该的。

哪里,哪里?游老板太客气了。在大家礼节性的附和声中,游眺离开了酒楼,这伙男伢显得更加自由自在了,一时间,觥筹交错猜拳行令,闹得热火朝天,仿佛游眺女儿负气而走的事与他们毫不相干。

游芸出了酒楼没有回家,径直来到客流熙熙攘攘的车站,希望能看到裴清,可是举目四顾均为陌生面孔,她便去买车票,登上中午最晚一趟客车到裴山坳附近的小镇,她昨天来过,知道朝东走一刻钟左右的乡路便是丛林环拱的裴山坳,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刚刚从漆亮的柏油路踏上褐灰色的土路,就有一个她不愿意听到的熟悉的声音在叫,游芸,你不死心,跑到这里来找裴清是不是?

她回头一看,父亲从身后追来了,父亲是租一辆的士赶来的,那辆红色的士不能跑狭窄的土路,正停在公路旁。匆匆赶来的父亲见她满脸泪痕,见她为了一个乡巴佬如此执著,越发恼火,但他不便发作,只好绕到她面前语重心长地说,游芸,裴山坳是个什么地方?你和裴清那小子相好没有出息,我打算把一个家庭条件比裴清强一百倍的男孩介绍给你做朋友,他叫银子,他爸爸是局长……

别说了,那个射击水平太窝囊的家伙我打心眼里瞧不起。游芸想起银子打靶的蠢动作,心里就生发一种蔑视的情绪,乃至她不让父亲把话讲完,就坚决地表示自己的态度。

游眺说,你一个黄毛丫头懂什么?游芸不理睬他,掉头踏上直达裴山坳的乡路。游眺见女儿执拗,就跟在她后面走,心里直盘算:我今天就要教训一下那个乡巴佬,给他出难道,不让他与你接触,看你怎么样?

父女俩一前一后走过一道山岭,就听见狗叫声,那横排竖立在山脉田畈间的一幢幢瓦房就是裴山坳里的人家。走近前一排瓦房时,游芸忽然回过头对游眺说,爸,我今天再跟裴清哥学射击,你不要干预。游眺不吭声,游芸又重复这句话,游眺说,见了裴清再说。

这时,一个拿着竹扫把的妇女正在打扫夹在房屋之间的巷道,游芸与她面熟,是昨天碰见的那个浆洗衣服的婶子,她也不知怎么叫才合适,只客套地说,您辛苦了!

那扫地的婶子稍作停顿,满脸笑容地回答,辛苦是应该的。你们是城里来的贵客,爱干净,我打扫一下,免得路上的鸡屎、狗屎什么的污了你们的脚。

婶子这么一说,游芸忽然忆起昨天妈妈踩上了脏物,婶子替妈妈到塘边码头清洗鞋子的情景,心里随之涌动感激之情,便朝着她甜甜地一笑,继而问道,裴清哥在家吗?婶子仰起脸孔说,我就知道你是找裴清的,他刚从城里买子D回来,正在家里。

推荐阅读:

福妻嫁到 重活之圆梦人生 洪荒之天命所归 开着外挂闯三国 掌控者 前夜 系统重生:神妃,狠无良 某红萌馆的金手指 FGO之冠位御主 天命相师 璀璨人生:亲亲老公,我爱你 国民校草是竹马:呆萌小甜心 三国:在下张绣,有何贵干? 傲剑帝尊 归园田居:农家小娇妻 重生明末当皇帝 远古生存狂 死神之隐秘机动 樱桃成熟时 青云天下 霹出个天尊漠北宸百灵儿 云州物语 巫界征途 探灵直播 他是占卜师 农女锦绣 茅山狂医 冰霜女王爷 我是奥运大明星 乱噬苍穹 至尊兽皇,榻上撩! 江湖小厨娘

上一章目录+书架下一章